时尚论|超现实主义风带来了惊艳的梦幻霓裳

2020-03-21 20:13 佚名

在20世纪20年代的法国诞生出一种超现实主义的艺术风格,这是一种拒绝任何逻辑和有序经验的现实形象,将梦境与现实或潜意识的矛盾冲突以非自然又合理地隔合,展现人类心理深层中的形象世界。这种任由想象的模式也影响到了时尚领域,创作出一种史无前例的设计风格。这种越现实主义风格的时尚常常用不可思议的梦幻般的奇葩形象,展露出人类心灵深处的潜意识的噩梦景象,反映现实中人们内心的矛盾冲突。

越现实主义者影响人物主要代表之一的萨尔瓦多·达利,一位标志性两撇上翘的小胡子先生,通过绘画与其他媒介探索人潜意识里的想象世界。他试图改革二十世纪中许多不同风格的艺术,像比如印象派(主要把身边的生活琐事和直接见闻作为主题,描绘现实中的人物和自然风景)、点画法(用密集的彩色点混合产生)、未来主义风、及立体派(依靠感性、思维观念将三维空间的画面归结为二维空间的平面画面)等,通过一种新形式的艺术企图实现他心理上与社会生活的需求。他大部分梦幻般的插画作品主要是源于自传体的材料与童年的回忆,总是渗透出关于性、死亡、与衰败的迷恋主题,反照出他对他那个时代的心理学理论的综合。

达利怪癖艺术风格的造就与他的成长经历有着莫大的关联。在他成长岁月中,他的父母识别出他在艺术方面的独特造诣,便为他搭建了一个艺术工作室来帮他提高艺术水平,同时还把他安排到一所艺术学院学习。在学校里,由于他一直行为举止怪异,总是异于常人的古怪装扮,时常表现出反叛滑稽,因而常常受到学校的纪律处分。后来又因质疑他教授对他能力的评估,为此申辩抗议,最后谴责被开除。不过,他的稀奇古怪也成了他日后生活与艺术风格的标志,在作品中体现出颠覆现有的规范准则,用艺术去挑战传统的思维。

20世纪20年代达利冒险前往巴黎,在那里他遇到了几位当时闻名的艺术家(如毕加索、保尔·艾吕雅、胡安·米罗等),还有法国时尚界的优雅时装设计师-可可香奈儿,自此改变了他今后的命运。艺术界名人的感染把他引入到了超现实主义,成为他之后的身份签名。

他每件备受赞誉的作品都是大胆的创造,将平庸的映像并置在一起,创造出令人震惊的杰作。受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他深入到自己的潜意识世界,解开他内心的创造力与想象力。当进入到他自己设定的谵妄(精神意识错乱)状态时,便画下他设想的幻觉图像,常常将其幻像与平时不相关的图像并置在一起。这是他艺术与生活上惯用的方式,也因此闻名于世。以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记忆的永恒》为例,此作品意味着时间在物质空间的延展性,影射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他把柔软易曲、正在融化的钟表绘在海平线下的沙漠中,说明白日梦在他生命中占据了很大的部分。他觉得午睡是一个人忘记自己的身体或无意识状态时产生精神分析的时刻,在午睡中会产生越来越多的梦境。

达利对奢侈与时尚的狂想,从这位艺术家的个人传记中能得到证实,其中一段他这样描述“我名字中Dali(达利)是起源于我阿拉伯祖先的姓氏,我的祖先是是摩尔人(这是罗马时代叫法,同英式叫法“摩洛哥人”)的后裔。Dali这词在阿拉伯语中实际上隐喻有欲望之意。这一点也体现在我对金碧辉煌的品味追求,对奢侈的激情,对东方服装的爱恋。”与香奈儿女士的深厚宝贵的友谊,也助他打开了他内心中那扇通往时尚奢华的大门。

在20世纪30年代末,达利受香奈儿女士热情款待,在法国里维埃拉的别墅作客时,香奈儿为他提供了工作室供他作画。法国里维埃拉是位于地中海沿岸区域,以静谧甜美、蓝色魅力及美丽风光闻名。其中达利有一幅多层错视与双重图像的绘画作品“Apparition of Face and Fruit Dish on a Beach(面部幻影和水果盘)很有可能是在这里完成的。

接着香奈儿对戏剧与影视的欣赏,还有对戏服的设计,也影响了达利迈出戏服设计的第一步。他曾经为俄罗斯芭蕾舞团设计戏服。

达利创造的超现实主义时尚,都是将潜藏在人内心深处的欲望、玄妙的娱乐感及失控的思想意识,通过外表装扮的方式,展露出人内心世界中存在的梦幻、恐怖、推测等幻象。我们在适应当下生活时,也会寻求他人的奉承、接纳、尊重与敬重,这是一种自我个性的社交乐趣。每一次社交场合,我们总需要创造或是定义我们自己的个性,那么我们便要推测在明确的社会规则中某个场景该怎么装扮才能出众。我们不可预测的相遇之人也在我们不知的范围上借这巧妙的装扮推动了这场不期而遇。当我们的个性成功控制了这社交时刻时,内心就会迸发出一种力量感,一种浮华的社会专制被深深烙印。有学者从社会学家马瑟·牟斯的普遍自我研究学中,认为塑造我们的个性身份是来自于自控性的欲望、社会下层向高层迈步的愿望。达利自我塑造的个性身份给予了他更高的社会地位,名人与名媛都围着他转,更进一步使他沉浸于奢侈的生活。

超现实主义重点在于抽搐式的美,它的观点涉及到现实中不稳定和时常性变化的洞察。每天穿上不同设计的别致的时装,是有意令大众感到震惊与神秘。成功的设计师是尽可能拓宽多样性,借鉴历史并超越历史,致力于构出一种未来理想的生活方式。设计师们无论多么成功,都不可能创造出主宰人内心中的欲望,又或是某一种独有的产品;他们能创造的产品只是令人满足、唤起初期或是其他未被察觉的欲望。达利作为一名超现实主义者,也被重新定义为一名时装设计师,凭借他富有的想象力、打破传统的规则、痴迷于公众的关注度,成功地塑造了自己的个性身份。尽管达利的时尚设计浮夸招摇,但他的影响力还是延伸到了雕塑、建筑、广告、戏剧及电影。

达利在20世纪30年代时设计了一款滑稽味的晚宴夹克,夹克外用小玻璃杯装饰着,每个杯子都装有一种绿色的烈性酒。这件超现实主义的夹克成了戏剧化与时尚的超现实主义风,同时也响应了超现实主义艺术家梅拉·奥本海姆1936年作品中所发现潜意识的欲望与矛盾之间的联系。奥本海姆用毛皮装衬茶具,象征超现实主义物体的可食用的侧面。当欲望与机遇汇集时,世界就创造了一种在两个物体之间产生吸引力的情形。

富于表现且戏虐性的时尚一直彰显在高级时装,这是让人们理解为穿什么,更有可能让平凡的人展示自己,改观平凡人的日常生活观念,将普通的日常生活用情感性的特色表现为更精致更纷繁的审美感。达利与夏帕瑞莉(Schiaparelli)合作做出各种异想天开的时尚服饰,是时尚与艺术的业界中最具成效的连体。他们二人完美的设计组合制作出精美前卫的服装,漠视了时尚业的传统类型,象征性突出了超现实主义形象特征,进一步将女性时尚形象的特写与超现实主义运动联系一起。

夏帕瑞莉1937年那件绘有达利龙虾图案的白色连衣裙,成为经典的超现实主义风与坎普风的标志。这血红色的龙虾是达利对性爱的高度象征,他说”年轻的女孩像龙虾一样,有着讨人喜欢的外表。当龙虾牺牲为饭桌上的美食后,它们变成了红色(红色也是鲜血的颜色)。“

1938年(Circus )夏帕瑞莉马戏团系列中的一条”眼泪“连衣裙,是一件“丧”服。它的灵感来自达利画作中三个年轻的超现实主义女性手臂持着表皮的乐器。这条连衣裙上的错视图案,看起像撕碎的布料。这种效果似乎是超乎理智之上的潜意识--人体被撕破。

如今,时尚盛会的主题“坎普”风在互联网影响下人尽皆知,这超现实主义风也是坎普文化中的一种方式,它更是时尚业不可或缺的风格表现,创新者们需要这样超越传统的观念,给人们带来更多耳目一新的审美感。

西安博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科技六路摩尔中心C座31层

售前热线:029-89523155

邮箱:3275874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