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末外储规模3.17万亿美元 美联储货币政策传导效应已至汇市

2021-04-23 16:21 admin

  4月7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表示,截至2021年3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700亿美元,较2月末下降350亿美元,降幅为1.09%。

  对于外储变动情况,外汇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和疫苗进展、主要国家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预期等因素影响,美元指数上涨,主要国家债券价格有所下跌,全球股市总体上涨。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故当月外汇储备规模下降。

  人民币结束了九个月的连升走势,美元指数重启强势。而美国等主要国家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或将传导至新兴国家外汇市场与债券市场。

  美元指数复苏,但不排除弱势的可能性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总体上看,我国外汇储备波动基本合理,规模基本稳定,外汇储备规模随估值变化而波动属于正常现象。“从波动上看,2020年以来,我国外汇储备规模共有8个月环比上升,7个月环比回落,波动相对均衡。从规模上看,我国外汇储备规模连续11个月位于3.1万亿美元之上,虽然本月规模回落,但目前仍是近年来的相对高位。”

  温彬同时强调,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近期上涨较快,美国通胀预期升温,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升至1.75%。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Powell)称一旦美国经济从疫情中复原,美联储就会逐渐缩减购债规模。这或将进一步推动美元指数走强,导致非美元货币面临较大的贬值压力。

  延续快一年的人民币升值走势似乎于近期放缓。2021年3月份,人民币结束去年5月以来的强势,开始对美元走低,截至目前已跌至去年11月底水平。人民币中间价在3月间贬值1.5%,结束了九个月的连升走势,也创下19个月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

  北京时间4月7日,在岸、离岸人民币收盘价为6.5435与6.5488。

  在人民币的停歇期间,美元指数转而重启其复苏进程。 后者于今年第一季度上涨近3.7%,为连续12个月来最佳季度表现,指数占比最大的欧元同期下跌4%。3月间,美元指数涨幅达2.47%,明显高于人民币跌幅。

  在此番情况下,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CIO)认为非美货币升值路径不改。“我们最近下调了部分G10国家货币预测,其中,欧元6、9及12月目标分别降至1.21、1.23 及1.25美元。但值得关注的是,英镑9及12月目标上调至1.45及1.49美元,明年3月更有望挑战1.51美元。非美货币的升值路径由此并没有改变。”

  “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支持美元走强,但最终取决于美联储货币政策及美国财政政策。”CIO解释说,“由于政策方向及规模左右投资者情绪,如若市场并不认同美联储对利率前景的看法,认为加息将来得比央行所言的早及猛。在目前环境下,外汇市场容易加大波动。”

  但CIO同时也指出了美元弱势的可能性。“美国通过1.9万亿美元财政刺激措施,随后再公布逾2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都将对全球经济产生正面的溢出效应,由此利于传统的出口及大宗商品相关货币。在风险偏好逐渐增加下,投资者倾向抛售避险货币,美元弱势也将卷土重来。”

  美债之下的各国货币政策

  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早已开始了传导效应。

  受此影响,新兴国家开启加息操作。此前,3月17日,巴西央行宣布加息75个基点,由此前的2%升至2.75%,超预期地启动了货币政策的部分正常化,同时表示将在5月会议上再次加息相同幅度。土耳其央行于3月18日宣布加息200个基点至19%。俄罗斯央行随后也于3月19日宣称加息25个基点至4.5%。此外,挪威央行亦表示很有可能将加息时间从2022年上半年提前到2021年下半年。

  对此,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近期美债收益率与通胀预期的双升温并不会改变美联储货币政策立场。 “首先,通胀并非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唯一考量。例如,全球金融海啸后的2010年,由于低基数原因,美国通胀也出现了飙升,但并没有引起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明显响应。货币政策方面,美联储从2010年4月开始拉开第二轮量化宽松的序幕。当前,美联储更是吸取此前的一系列教训,明确强调要提高对通胀的容忍度。”

  作为新兴市场中体量大的中国,受美债及其美联储货币政策又将受何种影响?

  在谢亚轩看来,从空间维度上,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溢出效应对中国货币政策正常化带来的冲击维度更广,体现在五个方面。

  “首先是货币政策渠道,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通过社会舆论、人民币升值和国际资本流动等多个方面影响中国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他说,“其次是汇率渠道,美联储的宽松推动美元指数走弱,带动人民币汇率走强,由此就会有观点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应保持宽松以缓解货币条件收紧的负面影响,减轻人民币升值压力。”

  “而在全球金融市场渠道中,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缓解全球风险状况,带来信用的内生扩张和国际资本涌入中国,从而推高国内金融资产价格。在国际银行信贷渠道下,美国货币宽松和美元走弱推动全球领域美元信用扩张,对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带来扰动。最后,通过资产组合再平衡渠道,美国利率和汇率的走弱,货币条件的宽松,或引发高波动性国际资本流入,减弱中国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力度。”谢亚轩补充称。

  在美债收益率后续走势方面,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Matt Weller认为,因市场价格已反映了充分的加息预期和非常多的有关经济复苏的好消息,美债收益率将暂时走稳。

  “收益率的上升最初是受通胀预期复苏的推动,而最近则是受实际收益率上升的推动。美联储对未来两年的加息预期增加了75BP,而市场预计的2023年底前的加息幅度则高达100BP”, Matt Weller解释道,“美国利率对新兴市场的负面影响并非来自通胀预期的上升,而是期限溢价的上升,但在目前的水平上,对美联储加息的担忧似乎已触及一个重要的阻力位,并将进入盘整期。”

  但尽管美债收益率不断走高致使中美利差不断缩小,中国国内的债券市场仍保有足够的吸引力。

  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境外机构的国债持有量增加了5709 亿元,全部人民币债券持有量增加了1.07 万亿元。而在今年1 月和2 月间,境外机构在岸人民币债券持有量分别增加了2228 亿元和895 亿元(其中国债持有量分别增加了1211 亿元和618 亿元),1-2月的增量之和为3123 亿元,已达去年全年增量的29%。

  “近期中美国债利差从去年250bp 左右的高点收窄到目前的150bp 左右,但仍高于120bp 左右的历史均值水平,这可能会令未来一段时间境外机构的主动配置兴趣有所减弱,但人民币债券的吸引力仍然存在。”CIO补充称,“从今年全年看,我们预计债券市场的外资流入规模将会达1500~2000 亿美元,其中约一半流入国债市场,今年年末境外机构在国债市场的占比可能超过11%。”

西安博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科技六路摩尔中心C座31层

售前热线:029-89523155

邮箱:3275874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