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奇书中的官场文化,状元郎蔡蕴,最有才华的官场“两面人”

2020-07-16 02:53 admin

铲君这几日研读《金瓶梅》中的官场文化,总是用晚明代替书中的北宋,有粉丝指出错漏。《金瓶梅》本就是假托宋事,借古讽今,写的还是晚明的事儿,特此说明。

明代官场有“三途并举”之说,在科举之外,还有举荐和吏员遴选,意在网罗天下英才。明代科举制度发达,要进入官场仕途,科举才是正途。但晚明时期,吏治腐败,投机专营,结党营私以求进身之阶的人多了,在三途并举之外,也有很多进入仕途的门道。

晚明社会正经科举出身的官员,还是被人高看一眼的。不过多数读书人未能免俗,在晚明官场的大染缸内不能独善其身,反而一面清雅高贵一面虚伪贪墨,一面追求名节一面蝇营狗苟,堪称最牛官场两面人。

状元郎蔡蕴便是典型,尽管他的状元得来有些侥幸,但绝非不通文墨的蠢材。毕竟风行一千多年的科举制度,到明代八股文已经登峰造极,能够进士及第高中状元,才学绝非浪得虚名。状元郎做起官场两面人,虽初时小有羞涩,但有功名和锦绣文章傍身,步入佳境很快,比起西门庆、夏提刑等人,不可同日而语。

其一,读的是圣贤文章,进入官场却认贼作父。蔡蕴是读书人,表面上看起来斯斯文文,廷对问答忠贞仁义。高中状元之后没有想着为国家栋梁,反而急急忙忙跑到蔡京府中当起了“假子”,也就是干儿子,凭着跟蔡京姓氏相同,假子似乎比西门庆的义子来得更亲近。身为状元,结党营私,攀附权相蔡京,不过是为了成为核心圈子内的人,在仕途上能够顺风顺水。身为状元,摸着官场的门径就着急忙慌投奔靠山,可谓品性不端,人格卑劣。尽管蔡状元写诗文立马可就,颇有文采,但内心的贪欲却丝毫不比西门庆之流谦虚,在文雅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功名利禄之心。

其二,光明正大“打秋风“,权钱交易保护伞。蔡状元刚入仕途,初握权柄,想的却是搜刮贪赃的事儿。回乡省亲之际,路过清河县,囊中羞涩又想衣锦还乡,便打起了西门庆的主意。来到西门府要借西门庆一百两白银,西门庆眼看权相府中红人,非常痛快地给了金银盘缠,蔡蕴没有见过世面的文人酸腐气开始显露,沾沾自喜又一再表示“不敢忘恩”。想必这是他仕途中首次索贿,战战兢兢又不胜狂喜,等到后面官场风气砥砺日久,又恰任两淮巡盐,西门庆办着盐务,再次给蔡状元送上重贿。蔡状元大笔一挥给西门庆开了方便之门,使得其在盐务上狂赚两万银两。从此之后,蔡蕴便倒在了西门庆的金银美女糖衣炮弹之下。从一本正经的打秋风借钱,再到日收万金的权钱交易保护伞,一届状元郎在晚明仕途上的堕落显而易见。

其三,假清高以全名节,真婊子又立牌坊。蔡状元作为读书人,有极度虚伪好名的一面。西门庆死后树倒猢狲散,人走茶又凉,蔡蕴是为数不多前去吊唁的官场大亨。他不像吴典恩、翟谦之流,西门庆一死便穷凶恶极对西门府赶尽杀绝,而是细细询问了吴月娘等遗孀,西门大官人因何事病故,后事如何安排等琐事,并郑重其事地准备了诸多奠仪。更让人自叹弗如的是,蔡蕴还煞有介事地拿出五十两白银还当初西门庆借给他的一百两,要让清河县和东京士人知道他“以全始终之交“的美名。从其作为可以看出,尽管蔡状元对待死后的西门庆相对斯文,不过是掩人耳目欺世盗名的卑劣行为。

西安博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科技六路摩尔中心C座31层

售前热线:029-89523155

邮箱:3275874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