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唱作人2》:一个音乐综艺的自我修养

2020-07-04 02:58 admin

上周五,《歌手·当打之年》(以下简称《歌手》)总决赛落下帷幕。虽然节目定了“当打之年”的调子,但12期节目跟下来,却只感受到疲软。总决赛的阵容原本可以碰撞出一场很精彩的较量,但结果是只能对着屏幕发出“就这?”的叹喟。

眼睁睁看着一个伴随多年的音乐综艺丧失活力、变得鸡肋,并不是一件多么让人开心的事。华语乐团的优质音乐综艺本就是稀缺品,《歌手》算一个。但当《歌手》总决赛之夜以#歌手难听#上了热搜,网友评价扎心犀利,我却一点也不为节目感到委屈。

就在同天,本属于《歌手》的一夜被《我是唱作人2》分流走了大部分注意力,静心看完更是觉得这两小时花得超值。也好在那晚还有《我是唱作人2》,它让我重新拾起了被《歌手》摔到地上的,对华语音乐综艺的期待和希望,找回了那种久违的兴奋。

《歌手》12期节目看下来,仿佛塞了满满一肚子食物,却记不起来吃了什么。仔细回顾,想反复听的歌曲只有刘柏辛的新歌《Manta》,而她唱完这首歌后却也再没有机会唱第二首。

作品缺少记忆点并不致命,最要命的是内容缺乏活力。老歌新编其实可以焕发新的生命力,但《歌手》鲜有过耳不忘的改编和演绎。总决赛之夜,萧敬腾改编自2019年大热单曲《Dance Monkey》的《猴笼》,只让人看到一个在努力调整突破却最终无解的他;周深和新裤子合作、备受期待的《不会Bye Bye的Disco》,也听得大家不知所云。

而24号当晚,在看完《歌手》总决赛之后,再去看《我是唱作人2》,简直是洗了耳朵。《低空飞行》《是首俗歌》《空空》都已经被纳入了单曲循环的歌单列表;《第三种人》朗朗上口,旋律洗脑;GAI周延凭借《极乐》硬气地兑现了他在节目之初要打破说唱标签的承诺;《爱莲说》和《不死鸟》亦是两首求真求新的作品。

《我是唱作人2》播出前,闹了一阵子的歌荒,但节目高密度优质新歌的稳定产出,无疑造福了很多人的歌曲收藏列表。想一想《我是唱作人2》也是不容易。每周8首新歌,相当于每周做一张新专辑。流媒体时代,优质音乐内容的生产速度还不如听歌平台版本升级的速度,音乐人都像蹦豆子一样出EP、发单曲,谁也没想到一个音乐综艺节目能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效率激发唱作人的营业速度,且几乎首首都是佳品。

可以说优质稳定的音乐作品产出是整个音乐行业得以运转的根基,但行业现实并不尽如人意。《我是唱作人2》打造了一个乌托邦,汇聚了一帮唱作人,实现了一些不可能。

虽然《歌手》侧重现场演唱表演,《我是唱作人2》侧重创作。但《歌手》的活力仍然在肉眼可见的丧失。只能说,新鲜的好作品,真的很重要。

“当打之年”被网友吐槽是剧本之年,节目看下来大家只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华语乐坛姓华。

《歌手》日渐被粉圈文化裹挟,“当打之年”打得束手束脚、有气无力。现场音乐本可以释放的魅力被与音乐无关的干扰项消耗大半,微博相关搜索里迎面扑来的引战控评,让人失望。当在一档大势音乐综艺里,音乐本身成了不疼不痒的配角,那节目消磨的是观众的信任和青睐。

而反观《我是唱作人2》的阵容,却是十足有趣。流量偶像、摇滚老炮、独立音乐人、说唱歌手、网络歌手还有新声代小透明,各种口味应有尽有,节目选人又刁钻又多元。

坦白讲,在节目开播之前,很多人并不知道刘思鉴此人的存在。乍看之下,会发出“这孩子是从哪儿来”的疑惑。可是两次竞演过后,你会发现选择刘思鉴来参加节目的节目组是真的懂音乐。毫不夸张地说,刘思鉴足够有代表性,他是Z时代流行音乐版图中最有野心最不羁的那类唱作新人。

再说说让人心情复杂的隔壁老樊。之所以心情复杂,是因为隔壁老樊在我们对他的固有印象进一步加深之前,抢先亲手打破了他的网络歌手标签。98年出生的隔壁老樊在这个神仙打架的节目里一直都很边缘,无论是他网络属性的出身还有他太过大众的作品,让观众理所当然得觉得下位区才是他的归宿。

网络歌手身上的矛盾在于,他们有着最广大的受众,但他们又是音乐舆论场里的最弱势群体。在他们的职业生涯里,早已习惯了被质疑、嘲讽甚至被忽视。但隔壁老樊在节目中展现出的是逆风飞翔的适应能力。

第一期里,《你我不一》让大家看到的依然是那个印象里的隔壁老樊。可是短短一个星期,《第三种人》让隔壁老樊变成了樊凯杰。他在音乐上的突破和舞台表现中蕴藏的潜能已经足够让人对他有继续期待的理由。

而当苏运莹,那个才华横溢、灵气逼人的女孩出现在新官宣的补位阵容里时,我莫名觉得解气——没有一味迎合流量和粉圈,《我是唱作人2》在做的事是引导市场审美、帮助音乐多元审美渗透到不同圈层、帮助内容创作行业良币驱逐劣币。节目带着唱作人出现在大众视野,然后告诉听众——“喏,这才是好的音乐。”

《我是唱作人2》让我重新拥有了一种极为珍贵的体验,就是享受综艺带来的审美上的愉悦与情绪上的放松。一首作品呈现出来,是好是坏,大家敞开讨论,没有负担。相比之下,看《歌手》最痛苦的时候,是明明看不懂歌手在台上唱的作品,get不到被粉丝疯狂称赞的点,却也得压抑住吐槽的欲望,避免被粉丝一边倒的好评凌迟。

我们看够了奉上神坛的追捧、看够了为了毒舌的毒舌,最珍贵的评判来自一视同仁的立场和用作品说话的客观。

《我是唱作人2》的大众评审大概是众综艺节目大众评审中质量最好的一届,郑钧的粉丝能直言自己偶像的作品《刀》不如人意;乐评人也能不畏粉圈力量、指出流量偶像的作品弱点。张艺兴连输两场,郑钧第一次PK陈粒时失败,这些似乎“出乎意料的”结果,正是节目踏实的证明。

这个时代太聪明,所有的做作都会被一眼看穿。音乐节目亦如是,如果大家随时做好了哭泣的准备、如果情绪大于内容、话题盖过作品,那节目的初心或许早已不在。

关于竞技的要义,郑钧在《我是唱作人2》中一语道破:比赛式的节目,放大招、高嗓门的这种,苦大仇深是比较容易出彩。

但是比谁唱得高、嗓门大的炫技式PK早已看得人发腻,旧歌新编的套路也快被用尽。比技巧、比煽情、比表演花样在短暂地刺激大脑多巴胺分泌后,就如烟花般消散。

音乐有那么多可以拿来对决琢磨的地方,而其中最迷人的一件事就是创作上的较量。那些在摸爬滚打中沉淀下来的经验、那些对生活百态的倾心观察发酵成的灵感和立意,让唱作人们最终通过旋律、歌词、编曲来一决高低。

张艺兴唱完《爱莲说》回到中位区时,GAI周延和他反思作品,说《爱莲说》伴奏太满、制造了意境但是没打实。在《我是唱作人2》中,类似这样专业唱作人之间关于创作技巧的讨论有很多,而这才是我作为观众想看到的新东西,这也是其他创作者能够参考的东西,是有价值的、能留下来的东西。

《我是歌手》在最开始做到了把蒙尘的好音乐推向市场,把华语乐坛中沉寂的优秀歌者推到大众面前。但《歌手·当打之年》中诞生的作品,却似乎再也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首先,它释放了充满希望的讯号。新人刘思鉴在《我是唱作人2》中出现,给了万千怀有音乐梦想的年轻人展示了一种未来的可能性—— 是金子就会发光,只要有好作品,nobody也能成名在望。

其次,它给乐迷和行业打开了不同的窗户和视角。比如隔壁老樊的逆风蜕变,比如张艺兴的实力自证。我们当然可以选择继续对网络歌手、流量歌手、各种标签歌手带着偏见,但永远不要给努力求进的创作者设限。

再者,《我是唱作人2》很real。简单直接的位区排名赛制,不管你是流量偶像还是乐坛老炮,均一视同仁。唱作人们也很real,危机感被全面激发、胜负欲不加掩盖,创作者那股跟作品死磕的认真劲儿,引起极度舒适。real+real=高品质,这也与爱奇艺always fun,always fine的品牌价值相吻合,在优质流量入口的基础上探索和追求高品质节目。

最后,《我是唱作人2》直面音综鄙视链,在各种类型音综节目混战的局面下,凭一己之力完成挑战。让市场对明星原创音乐类节目买单并非易事,但不同于很多大咖音乐竞演节目在顶级配置的基础上继续固化行业生态,《我是唱作人2》呈现出的多元与活力,让节目兼具“流量”与“品质”、“娱乐性”与“启发性”,给华语乐坛注入了久违的新鲜氧气。

西安博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科技六路摩尔中心C座31层

售前热线:029-89523155

邮箱:3275874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