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家族传承:慈善的力量

2020-03-14 20:24 佚名

企业家群体对公益慈善事业的观念正在发生变化。他们不仅希望把企业做大、做强、做优,还希望投资于对社会有益的事,既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又完成家族的传承与延续。

世界首富比尔·盖茨退休之后不再经营企业,在全世界范围内做公益,巴菲特将财富捐赠给专业的慈善组织去做公益。我们为什么要做公益慈善呢?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认为,一定是它给我们和我们的家人带来了最大的快乐,创造了社会价值。

家庭和家族是两个概念,家庭是家族的组成部分,是细胞;而家族是姓氏血缘,由婚姻带来的社会关系群体,是社会的基本单位。传承和继承也有区别,继承是一个法定术语,是后辈人被动接受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而传承,是指上一代人主动移交,“承”在汉语中有自上而下的意思。

通常说家族传承包括身份传承、财富传承和文化传承等等。所谓重整体,轻个体,家族传承考虑的是整个家族的利益。我们重视家族传承,本质上是特定群体通过传承实现稳定、长久、优化、有意义的生存繁衍,所有的成功家族传承集合起来就是民族的生存繁衍。

中国公益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中国银监会首任非银部主任高传捷在宜信财富厦门传承峰会上表示,文化传承的失败就是家庭传承最大的失败。“很多孩子从国外留学回来后,并不能正确理解金钱背后的含义,只会一味花钱。” 高传捷直言,金钱是支付能力,是满足心理需要的手段,也是承担社会责任的手段,更是做有意义的人,做有意义事的手段。当第二代这么看钱的时候,传承问题就解决了一大半。

家族传承中的文化传承首先应该是讲美德,将社会公共价值放在优先地位。在关注社会公共利益时,公益慈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形式。

坐而论道,起而行之,志于仁,无恶。孔子在两千年前一语点醒梦中人,只要用心做好事的时候,你就远离了恶。只要用心做慈善,用自己的“小力”服务于社会公共利益,家族的财富也将被赋予更广泛深远的意义。“做公益慈善,社会领域宽点窄点,家族参与多点少点都可以,慈善第一目标是为了孩子,不是关注自己的孩子,而是整个民族的孩子。”

实际上,不论在国际社会,还是在中国历史上,很多成功的企业家,都是在有能力回报社会的时候,选择做公益慈善事业。

以霍尔公司(C.Hoare and Co.)为例,作为拥有英国最古老的私人银行之一的霍尔家族已经从事慈善事业超过三百年。该家族银行将十分之一捐给家族慈善信托基金,自成立以来,该信托基金已向教育和卫生、环境可持续性和社会投资等广泛事业提供了超过2280万英镑(合2980万美元)的资金。

“公益慈善也是一种影响力投资,它不像投资母基金有较高的财务回报,但是却有超高水平的社会回报。影响力投资既是资产配置的重要考量,也是二代开始学习投资的一个路径。”唐宁认为,未来五年内会有越来越多的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把公益慈善作为他们资产组合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将成为创一代和二代之间弥合代沟、心灵相通的媒介。

在刚刚结束的宜信财富厦门传承峰会上,唐宁建议企业家群体先拿出可投资资产的1%做慈善。中国高净值和超高净值人士掌握着近一百万亿的财富,1%也就是一万亿,而目前全国的公益慈善机构所掌握的资金总量也不过才两千亿。

仅仅凭感觉去捐钱是行不通的,唐宁表示,有了慈善的意识后更要做高质量的慈善,才能保证慈善不是单次行为,而是持续性、成体系的行为。因此,找到专业的机构很关键。

慈善信托作为一种“舶来品”,概念起源于英国,即以道德和宗教思想为基础,运用法律手段规制慈善行为。慈善信托又称“公益信托”,是以实现社会慈善事业为目的,并以全社会或部分社会公众为受益人的信托。

根据英美信托法理论,慈善事业是指对社会有价值或有重要社会意义的事业,包括发展济贫、教育、宗教、医疗、体育、科学研究、文化艺术、市政建设等各方面的事业。

慈善信托怎么办?高传捷认为,首先在成立时要明确动机,如设立慈善信托要做些什么、帮助谁、打算成立多久、家庭成员如何参与等等。

自2016年9月《慈善法》实施以来,慈善信托逐步成为“金融+慈善”一种新的实践方式。慈善中国官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29日,全国共有220单慈善信托备案,财产总规模达到23.21亿元,其中9月备案的慈善信托有8单,较8月出现明显增加。随着9月26日云南省首单采用“双受托人”模式的慈善信托完成备案,全国完成慈善信托备案的省市已经达到23个。

数据显示,《慈善法》实施3年以来,慈善信托数量持续增长,慈善信托诞生第一年,全国共备案42单慈善信托;第二年为59单,同比增长40%;第三年为108单,同比增长83%,增速显著。近段时间以来,“信托公司+公益组织”作为共同受托人的“双受托人”模式逐渐浮出水面,并受到越来越多业内人士的认可。

吴佳玉是宜信财富的一位老员工,也一直是宜农贷和各类公益项目的“铁粉”。当吴佳玉谈到自己的亲身体会时,他坦言在设立自己的慈善信托之前,和子女间的交流往往不能产生太多共鸣,是公益和慈善的话题使子女和自己走的更近。

今年8月,吴佳玉受到一个慈善活动的影响开始着手设立慈善信托,从产生想法到签约、民政部门备案,以及最后的网上公示,耗费不到两个月。“我想告诉大家,慈善就在大家身边,只要想到就可以开始行动。”他表示,未来能带来多少财务回报他没有想过,但可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俊霞表示,过往大家对影响力投资有某种程度上的误解,将公益捐赠和影响力投资两者的概念混淆。影响力投资不是公益捐赠,落脚点还是在投资。美国沃顿社会影响力研究学院曾有历史数据的分析,美国影响力投资的平均内部收益率超过15%。

数据显示,英国共有约6000万人口,登记备案的慈善信托有6万家,没有登记备案的小额慈善信托也有6万家,也就是共计有12万家慈善信托散布在英国的各处。

而就中国而言,截至本月这一统计数字为228家,较9月底又增8家。“作为一个管理机关的制度设计者,我们的愿景是未来形成中国的慈善结构,让各种人群都参与慈善,” 高传捷称,走出一条中国自己的慈善信托之路,这正是我们当下致力于做的事。

西安博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科技六路摩尔中心C座31层

售前热线:029-89523155

邮箱:3275874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