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这个民族的人,起殡时用公鸡血点棺,送葬路上,棺上置送魂鸡

2020-06-10 09:08 admin

曼庄老寨一直都是蛮砖茶山的心脏,如果必须言及曼林使之成为一对,那么它们则是蛮砖。侧卧于六茶山之怀,自然垂下的一对汁液丰盈的乳房,哺育原土著居民,也哺育历代因军屯、商屯和民屯来的汉人,当然,也顺便哺育了那些因人命案、负重债逃荒、征战失散而亡命天涯的人。

到此停顿和落地生根的人一般都认为这儿已是世界的尽头,鞭长莫及,最适宜于卸下行头和罪债,一切从头开始。他们学土著语,主动将装满汉文化的脑袋,伸到了竹竿做成的水龙头下面,从文化到习俗,都一概交给山规。经过几百上千年的洗礼,现在你到这样的地方去找古老的汉人后裔,谁都会向你眨白眼,他们能告诉你,他们的祖上来自四川、江西和湖广,以及云南境内的石屏和元江,但没人说他们是汉族,顶多,有人会说,他们是本人、香堂人和握牛人,更多的则直接告知你,他们是彝族或者基诺族。

只有在一些节庆和婚葬仪式中,这儿的人们才会暴露出汉人的身份。象明王先号古树茶庄的开创者王梓先老先生,是六茶山之上的著名手工茶人,他们家采六山古树茶菁所制的茶砖茶饼,在普洱茶的高端领域,享有崇高的声誉。国家领导人、省上的领导到西双版纳视察,都会到他家的小店啜饮一杯。

现爱新觉罗家族的族长爱新觉罗毓·松石先生,亦会在茶人聚会上说:“王先号?我家的!”一脸的自豪。他之所以如此说,缘于王梓先老先生一生阅历茶山,保护下了位于倚邦曼松的清朝御茶园的命脉,将八十象棵逃生于“破四旧”和“反封建”运动之斧或开荒大火的“皇家老茶树”或称“曼松贡茶树”,一地以合同买断的方式,花了三万多人民币,留存了下来。这几十棵茶树的留存,留下的是普西茶贡茶史的根,功德无量。正因为如此,在普洱茶江湖中,“王梓先三个字,被一个广东人抢注,其家的茶庄只能叫“王先号”。

王梓先祖上来自陕西,其妻潘荣芬祖上来自四川,但现在他们的户口薄上,民族一栏,填的是彝族。其弟弟家的户口薄填的则是基诺族。他们的祖上是军屯、民屯、商屯而来,还是因其他什么原因而来,他们都不知道了。但从他给我讲述的彝族人的婚葬仪式中,我发现了太多的汉族元素,并断定他们家的祖上也是汉族。

居住在除基诺山而外的“古六大茶山”上的人,很多都是彝族,象明乡,是“勐腊县象明彝族自治乡”,但这儿的彝族跟大小凉山和楚雄的彝族在文化习俗等方面存在着天壤之别。他们既没有神符与鬼板,亦无图腾,寨子里亦无“毕摩”。

死人的时候,他们与土著一样,门上挂桃树叶和“金刚壮”,以示驱鬼安葬死者时,用桃树枝清扫墓坑,念叨:“生魂出,死魂入,死魂入棺木。”与当地傣、基诺等民族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彝族人葬死者,不仅有坟堆,墓碑亦高大威严。

而且,他们的出殡仪式,起殡时用公鸡血点棺,念咒:“一点青龙头,子孙代代侯,二点青龙腰,子孙代代标;三点青龙尾,子孙代代传……”送葬的路上,棺上亦置——“送魂鸡”或叫“爬棺鸡”。另外,对水之术的迷信,也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些无一不与云南彝族人聚居区和川南风俗同出一辙。

西安博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科技六路摩尔中心C座31层

售前热线:029-89523155

邮箱:3275874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