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大开发:共同富裕的中国答卷

2021-06-26 14:18 admin

  制图:程璨

  2001年8月5日,建设中的青藏铁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摄

  2003年第一次从四川省广元市区前往支教地青川县三锅中学,刘传忠坐了8个小时的车,“蜀道难”在这位河北小伙儿的心中有了具体的模样。他未曾细想,因为选择了当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自己的青春融入了“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一项惊天动地的伟业”——西部大开发之中。

  2000年开始实施的西部大开发战略,是党中央、国务院在世纪之交作出的重大决策。专家评价,自那以后,中国的西部地区进入了历史上经济增长最快、社会进步最显著、人民生活改善最快速的发展期。

  ——————————

  开发西部正当其时

  在中国的历史上,广袤的西部一直是中国发展振兴的梦想之地。

  1937年,历史学家钱穆游历西部时感叹“在同一国家之内,却存在有两个绝不同的社会,经济文化太过悬殊,这真是一大问题”。他后来说,“在这里,我们一定可以得到新刺激,一定可以产生新力量,并使国内各方面发展平衡”。

  中国共产党历代领导集体对西部的发展十分关注。早在1952年拟定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时候,针对朝鲜战争尚未结束、沿海地区安全尚无可靠保障的情况,中共中央在“一五”计划布局中对西部倾注了较大的比重。

  1956年,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阐明了沿海和内地的关系,提出“新的工业大部分应当摆在内地,使工业布局逐步平衡”,“这是毫无疑义的”。有学者认为,这是中国共产党对于西部开发和建设进行系统思考的肇始。

  1988年,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邓小平提出,沿海地区要加快对外开放,从而带动内地更好地发展,“这是一个事关大局的问题,内地要顾全这个大局”。他同时强调,发展到一定时候,又要求沿海拿出更多力量来帮助内地发展,“这也是个大局”。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毛中根说,理解西部大开发,需要从小平同志的“两个大局”论出发。

  20世纪80年代,东部沿海地区快速发展,人民群众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善,但西部地区的发展相对较慢。诸多文献资料显示,中央领导同志担心“东部与中西部地区的差距会继续扩大”。

  在中国的地理和行政版图中,西部地区幅员辽阔,包括四川、西藏、新疆、甘肃、内蒙古等12个省份,土地面积超过全国总面积的二分之一,总人口超过全国的四分之一。

  但直到2000年,西部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仅占全国的17.1%,人均GDP相当于东部沿海地区的30%左右,农村贫困人口更是超过5700万。

  宏观数据与人们的感知是一致的。刘传忠当年对西部的第一印象是,“吃不上水”“用不上电”“贫穷和艰苦”。

  基于“共同富裕”的执政理想,进入20世纪90年代,中国共产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开始谋划西部大开发战略。

  1999年6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提出,加快中西部地区发展步伐的条件已经具备,时机已经成熟,要“抓住世纪之交历史机遇,加快西部地区开发步伐”。毛中根说,这是中央领导同志首次正式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构想。

  “大开发”不是小打小闹

  中央确定在西部搞大开发的时候,刘传忠还是河北省沧州市师范专科学校物理系的一名学生。2003年,作为服务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重要举措,共青团中央、教育部、财政部、人事部启动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招募普通高校应届毕业生或在读研究生,到西部基层开展为期1-3年的志愿服务工作。

  这一年恰好刘传忠大学毕业,他报名参加了“西部计划”。他回忆,当时不少孩子经常不想上学时就不来上学。

  “我们这些志愿者不断给孩子们讲述外面不一样的世界,逐渐激发了他们上学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他们高考时,升学率较往年高出好几个百分点。”当初他担任班主任的班级里,现在有十几名学生在部队锻炼,也有一些学生在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走上讲台。

  截至目前,已有数十万名大学生成为“西部计划”志愿者,在西部大开发的舞台上挥洒青春。

  事实上,为西部地区输送青年人才的“西部计划”,只是浩大的西部大开发战略的一小部分。西部大开发,其中的“大”字引人注目。

  在1999年全国两会党员负责同志会议上,江泽民说,西部地区迟早是要大开发的,不开发,我们怎么实现全国现代化?

  1999年6月,江泽民在西安主持召开的西北地区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座谈会上讲道,我所以用“西部大开发”,就是说,不是小打小闹,而是在过去发展的基础上经过周密规划和精心组织,迈开更大的开发步伐,形成全面推进的新局面。

  2000年1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转发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关于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初步设想的汇报的通知》。这是当年的中央2号文件,这一文件阐明了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意义、指导思想、重点任务、政策举措,成为指导西部大开发的纲领性文件。

  3天后,国务院决定成立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任组长,组成人员包括国家计委等19个部门的主要负责同志。

  又过了3天,国务院召开西部地区开发会议。时任国家计委主任曾培炎在回忆文章中说,开这样一个全国性的大会,一般来说至少要提前一个月筹备,而从中央2号文件下达到开会,前后只用了一周时间准备,“为后来西部大开发的高效推进开了一个好头”。

  根据2000年10月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实施西部大开发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西部大开发的总体思路是以基础设施建设为基础,以生态环境保护为根本,以经济结构调整、开发特色产业为关键,以依靠科技进步、培养人才为保障,以改革开放为动力,以繁荣经济、使各族人民共同富裕为出发点。

  如今回顾这段历史,人们耳熟能详的重点工程,都是在西部大开发的统领下实现的,如西气东输、西电东送、青藏铁路,等等。

  毛中根说,西部大开发的成效有目共睹。交通方面,天堑变通途;经济发展,日新月异;城市和农村,旧貌换新颜;各种大型项目相继建成,等等。

  加快形成西部大开发新格局

  数据显示,2000年至2008年,西部地区全社会固定资产年均增长23.4%,比全国平均增速高1.9个百分点。西部地区生产总值增长速度连续8年加快,自1999年的7.3%提高到2007年的14.5%。

  这些变化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莫锋毕业于北京大学预防医学系,2003年同样作为第一批“西部计划”的志愿者,来到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右旗,参与基层卫生防疫工作。

  刚到内蒙古时,七八级的大风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晚上刮风刮得鬼哭狼嚎,睡觉也睡不着。”当地人告诉莫锋,这里一年刮两次风,一次刮半年。最近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莫锋坦言,经过这些年的生态建设,沙尘暴已经比过去明显缓解了。

  更可喜的是,东西部地区的发展差距趋于缩小,经济社会发展的个别指标西部甚至超越了东部。数据显示,到2008年,西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总资产贡献率达13.8%,超过东部地区0.5个百分点。

  经济学家陈栋生评价,西部大开发为欠发达地区实现全面小康,进而基本实现现代化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2000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实施西部大开发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指出,实施西部大开发是一项宏大的系统工程和艰巨的历史任务,既要有紧迫感,又要充分做好长期艰苦奋斗的思想准备。

  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汪受宽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西部大开发的难度极大,从根本上改变西部地区贫穷落后面貌、实现东中西部协调发展,绝不是一二十年可以完成的,因此必须做长期打算,坚持不懈地努力。

  202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加快形成西部大开发新格局,推动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

  毛中根说,从2001年第十个五年计划,到2006年《西部大开发“十一五”规划》,再到2020年《意见》的出台,西部大开发向着越来越深入和越来越高质量的方向发展。

  21年间,国家因地制宜地在西部12省(区、市)推行各类改革,走出了一条条特色发展之路。西部地区生产总值从1999年的1.58万亿元跃升至2020年的21.3万亿元,数千万人告别贫困。

  “西部大开发是为实现共同富裕走出的一步大棋,一个大战略。”毛中根说。

  “西部计划”服务期满后,莫锋在西部工作了17年,刘传忠则留下来工作至今,继续为当地服务。正如毛中根的评价:西部大开发让青年在西部也能得到更多发展机遇,让青年更愿意留在西部、建设西部。

  莫锋说,“除了选择来到西部工作,大家还可以通过为西部农特产品带货、线上助学、社团实践等多途径参与到西部建设中来”。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鑫昕 实习生 马晓晴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21年04月07日 03 版)

西安博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科技六路摩尔中心C座31层

售前热线:029-89523155

邮箱:3275874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