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音乐品种的修养

2020-06-24 22:39 admin

上周五,《歌手·当打之年》(以下简称《歌手》)决赛结束。虽然节目设置了“当打之年”的音调,但随后的12期节目却只有感受到较弱。决赛的阵容本可以与一场精彩的比赛相撞,但结果只是屏幕上的一声叹息“就这?”。

看音乐综艺节目失去活力变成鸡肋没什么意思。管弦乐队的高质量音乐种类是一种稀缺产品,《歌手》就是其中之一。当《歌手》决赛当晚火热搜罗丑歌手,网友评论扎心时,我一点也不为节目感到委屈。

同一天,属于《歌手》的大部分夜晚被《我是唱作人2》分流,仔细看了之后,我觉得这两个小时更有价值。那晚,还有《我是唱作人2》,这让我捡起期待和《歌手》扔在地上的中国音乐品种的希望,发现了很久没见过的兴奋。

看起来像是满腹的食物,但我记不得吃了什么了。回想起来,只有刘柏辛和《Manta》的新歌才是她想一遍又一遍地听的歌,但是,唱了这首歌之后,她就没有机会唱第二首了。

缺乏记忆并不是致命的,最致命的是内容缺乏活力。事实上新版老歌能带来新的活力,但《歌手》很少被改编和演出时不忘。决赛当晚,热门单曲《Dance Monkey》的萧敬腾改编自和《猴笼》只让人们看到他正在努力调整突破,但最终没有解决办法;周深和新裤子的合作,以及《不会Bye Bye的Disco》这也是受到期待很大影响的。

晚,在看了《歌手》决赛后,我又去看《我是唱作人2》了,这就像洗耳朵一样。《低空飞行》《是首俗歌》《空空》已被列入单周期歌曲列表;《第三种人》朗朗上口,旋律洗脑;GAI周延用《极乐》有力地实现了他在节目开头想打破rap标签的承诺;《爱莲说》和《不死鸟》也是两部求真新作。

在《我是唱作人2》播出前曾一度出现歌曲短缺,但节目高密度、高质量新歌的稳定输出无疑让不少人的歌曲收藏榜受益匪浅。想《我是唱作人2》可不容易。每周八首新歌,相当于每周制作一张新专辑。在流媒体时代,高质量音乐内容的制作速度并没有听音平台版本升级的速度快,音乐家就像跳豆一样生产EP并发送单曲,没有人认为一个音乐综艺节目能以前所未有的效率刺激歌手的商业速度,几乎第一资本就是一个好产品。

可以说,高质量、稳定的音乐作品输出是整个音乐产业运作的基础,但行业的现实并不令人满意。。《我是唱作人2》创建了一个乌托邦,召集了一组歌手,实现了一些不可能。

尽管《歌手》关注实时性能,《我是唱作人2》关注创建。《歌手》的生命力仍然被肉眼所丧失。只能说新鲜的好作品真的很重要。

“当打之年”曾是吐槽是当年的剧本节目看到大家只有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华语乐坛姓华。

《歌手》正越来越多地被圈子文化挟持,而“当打之年”正被束缚和无力。现场音乐所能释放的魅力被与音乐无关的干扰项所消耗,来自微博相关搜索的介绍和控制评论令人失望。当音乐本身成为大趋势音乐综艺节目的配角时,节目所消耗的是观众的信任和青睐。

相反,《我是唱作人2》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团队。交通偶像、老摇滚大炮、独立音乐家、说唱歌手、网络歌手和新人声代小都是透明的,有各种口味可供选择,节目候选人都是刁钻和多样化的。

老实说,在节目广播之前,很多人并不知道刘思鉴存在。乍一看,人们会怀疑“这孩子是从哪儿来”。经过两次比赛,你会发现选择刘思鉴参加节目节目组真的理解音乐。毫不夸张地说刘思鉴足够有代表性,他是Z时代流行音乐界最雄心勃勃、最豪放的新歌手。

让我们谈谈复杂的隔壁老樊。造成这种复杂情绪的原因是,隔壁的老樊在我们对他有更深的印象之前,直接打破了他的在线歌手标签。隔壁出生于的老樊在节目神仙之争中一直处于边缘,无论是他的网络属性的来源,还是他的作品太受欢迎,观众自然会觉得下一个领域就是他的目的地。

网络歌手的矛盾在于他们拥有最多的听众,但他们是音乐舆论界最脆弱的群体。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他们习惯于被质疑、嘲笑甚至忽视。隔壁的老樊显示了飞翔在节目中对风的适应性。

在第一期中,《你我不一》让你看到的仍然是那个印象中的隔壁老樊。就在一周内,《第三种人》将下一个老樊更改为樊凯杰。他在音乐上的突破和在舞台上的潜力足以证明他继续期待。

当苏运莹这位才华横溢、精神饱满的女孩出现在补位新官宣阵容中时,我无缘无故地松了一口气——我没有盲目迎合粉丝的流动和圈子,而是在引导市场审美,帮助音乐的多元审美渗透到不同的圈子,帮助内容创造产业驱逐劣币。节目与歌手一起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然后告诉观众“喏,这才是好的音乐。”

《我是唱作人2》让我再次有一个非常珍贵的体验,那就是享受综艺节目带来的审美愉悦和情感放松。当一件作品被呈现出来时,他是好是坏是可以讨论的,没有负担。相比之下,看《歌手》最痛苦的时候是你在舞台上明显看不懂歌手的作品,get不能被歌迷称赞,但你必须压抑吐槽欲望,避免被歌迷称赞凌迟。

我们已经看够了祭坛的崇拜,看够了毒舌对毒舌的崇拜,最宝贵的判断来自同一立场和与作品对话的客观性。

对《我是唱作人2》的群众性评论可能是综艺节目群众性评论中最好的,郑钧的粉丝可以说他们偶像的作品《刀》并不令人满意,评论家们也可以在不担心粉丝圈力量的情况下,指出《流动偶像》作品的弱点。两个游戏张艺兴连输,郑钧第一次PK陈粒失败,这些似乎是“出乎意料的”结果,这是节目的实际证明。

在这个时代太聪明,所有的矫揉造作都会一目了然。音乐节目也是如此,如果每个人都准备好随时哭泣,如果情绪大于内容,话题涵盖作品,那么节目的初衷可能就不存在了。

至于竞争的本质,在郑钧中,我们可以在《我是唱作人2》中说得很清楚:竞争的节目,扩大的动作和高的声音,更容易打赢很多仗。

炫技风格的PK比其他人更响亮,已经有人看到了发腻,而新的旧歌程序几乎用尽了。在短暂刺激大脑中多巴胺的分泌后,他像烟花一样消散。

有那么多地方可以比较音乐,其中最吸引人的是创作竞赛。在攀登和翻滚过程中积累的经验,通过观察生活形成的灵感和观念,让歌手通过旋律、歌词和编排来决定高度。

当张艺兴唱完《爱莲说》回到中间区域GAI周延时,他反省自己的作品,说《爱莲说》伴奏太满,创造了意境,但未能真正发挥出来。在《我是唱作人2》中,像这样的专业歌手之间有很多关于他们的创作技巧的讨论,这是我想作为观众看到的新东西,这也是其他创建者可以引用的东西,是有价值可以留在东西。

一开始,我们就尽力把蒙尘的好音乐推向市场,把华语音乐界的优秀歌手推向大众。在《歌手·当打之年》中诞生的作品似乎不再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首先,他释放充满希望信号。新的人刘思鉴出现在《我是唱作人2》中,这给了成千上万的年轻人带着音乐梦想的人未来金子的可能性,只要有好的作品,nobody也可以成名在望。

其次,他为乐迷和行业打开了不同的窗口和视角。例如,隔壁老樊的逆风变换,例如张艺兴强度的自我证明。当然,我们可以选择继续偏袒网络歌手、流动歌手和各种标签歌手,但决不为追求进步的创作者设限。

《我是唱作人2》非常real。简单直接的排名系统,无论你是交通偶像还是老音乐人,都是一视同仁的。歌手们也很real,危机感被充分激发,胜负欲望不被掩盖,创作者的认真精力与作品死磕一起造成了极端的舒适。real+real=高品质,这也符合爱的品牌价值奇艺alwaysfun,alwaysfine,在入口高品质交通中探索和追求高品质节目。

最后,《我是唱作人2》直面语音合成器,鄙视这个链条,在各种语音合成器节目混战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自己完成挑战。市场为明星原创音乐节目买单并不容易,但与顶级基础上音乐大赛节目不同的是,《我是唱作人2》继续固化行业生态,呈现出多样性和活力,使节目拥有“流量”和“品质”、“娱乐性”和“启发性”,为华语音乐世界注入新鲜氧气,而新鲜氧气很久没来了。

西安博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科技六路摩尔中心C座31层

售前热线:029-89523155

邮箱:327587487@qq.com